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cndao 83 0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


记者/ 钟黛 编辑/ 谭璐


8天5板的新华联,成为新一轮抱团的“妖股”。


股价热炒,或源于环球影城概念。回归基本面,新华联的经营情况堪忧,其地产及文旅业务营收乏力,随着偿债高峰期到来,公司资金紧张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
9月21日晚间,新华联公告,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华融资产”)存在债券收购及债务重组纠纷,涉及债务本金合计8.8亿元


这并非新华联首次与华融资产产生纠纷。今年6月18日,新华联曾公告两项与华融资产的涉诉案件,均被华融资产起诉至北京金融法院,两案涉诉金额合计12.74亿元。


新华联的控股股东——新华联控股,债务压力更大,于2020年3月首度公开债违约,已于今年8月被债权人提起司法重整。


新华联董事长傅军在8月发出的公开信中称,最近三年来由于金融收紧和疫情影响,公司营业收入下降,导致资金极为紧张,发生公开市场债券违约,出现资产被查封,帐户被冻结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傅军 来源:官网



4年前,傅军还颇为春风得意。2020年,新华联凭借1055.95亿元的营收,成为湖南第一民企。同年,傅军的个人财富达到330亿元,荣登湖南株洲首富宝座


商海沉浮三十年,傅军打造的商业帝国,如今满目疮痍。



一月涨停21次



今年1月,新华联回复投资者,公司紧邻通州环球影城,管理层高度重视环球影城开业的契机。


同时,公司在北京拥有两家五星级酒店,已做好准备,更好地满足游客的住宿需求。


另外,公司旗下的旅行社亦将积极拓展环球影城的业务,增加营收规模。


这一回复激发了市场的想象。环球影城的概念、旅游复苏的乐观预期,叠加当时的行情,市场疯狂追捧新华联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
此后一个月,新华联累计涨停 21 次,股价月度涨幅最高达133%。


9月以来,低价、股权又较为集中的新华联,再度成为游资炒作对象,股价涨幅达80%。


事实上,自2020年开始,新华联就陷入亏损泥潭,两年半时间,累计亏损超过60亿元。2020年和2021年,新华联分别亏损12.86亿元、38.93 亿元。


2022年上半年,新华联实现营业收入21.21亿元,同比上涨10.49%,其中,商品房销售收入为14.79亿元,占比近七成。不过,净亏损9.92亿元,同比下降36.8%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
新华联起家于房地产开发。1992年开始,傅军在长沙、广西分别开发了50多万平方米的住宅。


2001年他将集团总部迁往北京,随后开发了新华联家园、华兴园、北京青年城等项目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北京新华联家园 来源:官网



2011年新华联借壳上市后,傅军开始布局文旅项目。


2017年,新华联文旅推进铜官窑古镇、鸠兹古镇和西宁童梦乐园等三个大型文旅项目的建设。


光是长沙的铜官窑项目,计划总投资就达100 亿元。傅军曾在2019年表示,未来三年将在四川至少投资200亿元。


然而,文旅项目的回报周期较长,占用了公司大量的资金。新华联靠房地产销售扛起营收大梁,直到2020年,其文旅综合板块才开始产生收入,当年是11 亿元,2021年是12 元。


自身造血能力相对有限,叠加融资环境收紧,加剧了新华联的危机。


截至8月29日,新华联借款本金到期未偿还金额为41.48亿元。半年报显示,其账上货币资金为17.88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91.98%。



关系资本家



傅军因善于交际且信奉多元化投资,曾被媒体称为“关系资本家”。他涉足的产业包括文旅与地产、石油、投资、金融、陶瓷、酒业等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来源:官网截图



新华联控股拥有全资、控股、参股企业70余家,其中上市公司4家。其在一级市场的投资,从生物科技到共享单车,从卖大米到拍电影,跨度很大。


投资方面,傅军也有过高光时刻。但近年来接二连三的失利,让公司资金紧张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
2016年,新华联控股作为乐视汽车融资的首轮参与者,投入5000万美元。此后,贾跃亭的造车计划破产,这笔钱打了水漂。


2017年,新华联投资2500万美元入股共享单车OFO。随后OFO大规模扩张,资金也烧完了。


2019年,乳企太子奶破产重整,傅军砸下7亿元拿下四成股权,但是三元股份从新华联手中接盘时,这部分股权的价值只剩下7000万元。


2020年,蚂蚁集团准备上市,傅军拿出10亿元,无奈上市告吹,傅军未能取得收益。


“妖股”新华联,深陷债务危机

来源:官网



2020年3月,新华联控股未能兑付10亿元债券,首次发生实质性违约。


一个多月后,民生信托又申请强制执行新华联控股握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,因为新华联手上还有民生信托贷出去的几十亿信托融资。


该项纠纷后续宣告和解。


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新华联控股的短期债务合计266.24亿元,长期债务133.92亿元,合计有息债务400.15亿元


天眼查显示,新华联控股是最高院所示失信被执行人、背负22条限制消费令。


傅军曾坦言,做生意靠朋友,他也是顶级商会“泰山会”成员。


高峰时,他对泰山会成员贾跃亭慷慨解囊,欲与马云共享上市盛宴。低谷时,让傅军一度成为被执行人的,也与泰山会成员卢志强的民生信托有关。